妖孽盟主媚相公
妖孽盟主媚相公
我去右手边的炼器师评定处看了下,见一个中年汉子正在打盹,正好没人参加评定,便走过去敲了敲柜台问道:大叔,请问......妈的,哪来的熊孩子,吓死老子了。
腐女求爱:亲爱的别走
腐女求爱:亲爱的别走
关应龙坐在桌旁,只有一盏煤油灯相伴,桌旁的炉火已经熄灭,手边的半盏残茶依稀证明它曾经忙碌了一天。
空城里的女人们
空城里的女人们
即使不幸失败了,心里落差也不会太大,能最大程度地减少对心理的冲击,不至于因此一蹶不振。
铁拳法师
铁拳法师
杨宗保灰溜溜的准备回自己房间。
废爱大丫鬟:王爷,太痴情
废爱大丫鬟:王爷,太痴情
有穿着一袭红色血袍的秃头,脚踏飞剑的碧眼道人。
银河希格斯干线
银河希格斯干线
眼前这副诗情画意的乡村光景,和过去的深渊陵寝所在地,暗影群岛那种绝望的景色大异其趣。